柏林亚历山大广场在桌上躺了也有两个星期,进度还停在最开始的几章。

        相比之下Günter Grass大约更合我的口味一些。以后可读性也要作为买书的重要指标吧。当然,《柏林亚历山大广场》除外。我对这样的叙事方式和语言风格没有任何抵抗力。

 碟

 

 

          把能找到自己的地方都换了,一个也没有留。除了最开始似乎也没有特别的困扰。两天里的四顿饭,照片还躺在办公室电脑的桌面上,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被丢掉。

 

        还有什么呢?昨天晚上去先锋转了一圈,旁边的人都在读书,我就对着NDSL的触摸屏一个劲儿地猛戳。把应援团第一关给通了。然后就去了大富豪。这么多年也没有被关掉呀…

    快要新年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