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这样的,当我坐在某些椅子上的时候,当它们旋转,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这些响声并无太多美感,也并不能像文字一样几经修改就渐趋优美。像所有在黑板上用奇异角度扼断自己的粉笔,或者反复折磨玻璃的指甲——这些让脊椎分不清哪一节战栗、发凉的响声——让我总觉得,椅子成了一个既不该站起,又不方便坐下的道具。

有时候我就是这么觉得的。所以坐下了就是个新的开始,既然日益摈弃自我那不如好好审视究竟是哪里出了错。多谢

今后也请多指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