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我还没到20岁呢 ^ ^.

———————————————————

好久不见了,诸位。

我决定回来诚实地面对自己。

 

在我把自己跟过去隔绝之前,我愚蠢地失去了最好的朋友,紧接着一位重要的亲人离世。上个夏天的最后一个月我在反复彷徨中度过,每天走过同一条街,吃同一家鸭血粉丝,晚上去玄武湖边散步。值得一提的不过是夜里的鸡鸣寺,我常坐在毗卢宝殿前的台阶上,成串的荷花灯有那么美——不像粉红色的美。到夜里鸡鸣寺关门的时候,灯会一下子、全部熄灭,余下的人摸黑走完几百阶台阶。

 

在期间还有个插曲,有一天偶遇了高一的时候雅思课上的历史研究生。假如没有……,她就不会……,也就不会……。这样自我演绎的推断总会止不住地发生,就像和我有过交集的别的一些人。要是总是能够让人觉得遇见自己不是件坏事,会是件好事吧。

后来的记录是“坏成这样,就丢掉再开始吧。好像哭得多了也不多这一次,提起就没办法止住哭 。”

恩……再之后呢,心爱的烧烤店也不见了。这些事情,如果没有记下来,或者被删掉的话,就好像从没发生过一样。那家烧烤店,也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

 

再后来我整整一年都没有哭。并不是值得骄傲的事情,不过你看,有些事情会慢慢……慢慢地变化。

 

这一年我比任何人都更逃避。我再次废弃了ID,企图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照原样生活,只不过也许是切实地失去了最后一个支撑。

有很多很好的回忆,我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努力,渐渐连最初想要比谁谁谁更好的念头也失去了。剩下的只有两个动力,不想辜负自己,以及如果累到一定程度躺在床上就能立即睡着,而无需辗转反侧试图躲开无关的忧虑。

再后来我同时打四份工,修6门课。间隔半年之后第一天完全休假就止不住恐慌和害怕,也没法停止想一个问题,未来我会在哪里。毕竟,我并没有地方可以回了。

 

再再后来,我重新拾起了摄影,学习不用光线表达而用光线叙述。再后来……我报道了 CES 顺便写了几篇科技新闻,当了图片部副主编,去女性研究部门做助手,设计在州立新闻联盟拿了小奖。

再后来我申了很多工作被拒 ^ ^. Such is life.

我快要 20 岁了。这是我写这篇blog的原因。

 

期间和 G 同学有很久没见,她和男友的反复分合,以及我完全排满的日程。

直到我收到她的短信,我带 Lino 来学校了。

我可以去看你吗?

我就在你楼下。

 

我犹豫了那么几秒,在觉得差点哭出来之前就飞快地跑出房间,门也没锁,光着脚跑下消防梯。

假如,能成为一个更好,更好的人。我是这么想的。

Noah, Ryan, Gina, Dave, Jonathan, Ashley, Leda, Curtis, Victor,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和这些人有交集。不过呢,我想我已经是个比一年前好一些的人。这样,大概并不算是一段失败的经历吧。

 

这半年还拍了很多自己喜欢的照片。如我所说过的一样,不记录下来就好像没有发生过。那么这就是我这半年来的生活了。

晚安,诸位。

 

 

_MG_9993-1

_DSC4568

_DSC4849

_MG_9435-1

_DSC0941

_DSC0423

_DSC0898

_DSC3935-1

_DSC3504-1

_DSC2085

_DSC2167

_DSC0753

5 thoughts on “20亿青春遁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