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ny how we used to be so close, now completely stranger.”

“最好你仰头笑起来像坏血里的Lis那样纯真的美,或者也要像fando里的Lis那样恐怖的美”

.

这一年发生的事情远比当初想象的要多。

第一次出远门超过三个月,第一次拿到摄影比赛头名,第一次开了摄影个展,第一次短时间内跟众多陌生人熟识;

第一次哭得晕过去,第一次生病一个月卧床不起,第一次被抢劫,第一次一个人坐灰狗,第一次摔伤脚;

哦,还有第一次作为一个成年人,或者还是称自己为成年的青少年吧,度过了一年的时光。

我一直是个非常羞于表达自己感情的人,但是这一次对很多人的感激已经超过了自己害羞的界限。

感谢摄影课教授,个展结束把照片拿下来的那一天我终于觉得自己不是那么愧对中学时期的摄影指导老师,圆了他帮我开个展的愿望。只可惜我以后应该不会去见他了。第一次和一位老师处于他喜欢我我也喜欢他的状态,也是第一次被人挖掘出吐槽背后的真心。

感谢大卫同学,米国美女和温柔美丽的研究生姐姐,没有你们和我并排坐在喷泉旁边的台阶上或者是横在沙发上看银魂我大概没有办法撑过这个学期。艰难、紧张、痛苦、重要的时刻,我找不到任何人真正陪我撑下来。我没有办法打越洋电话,也不想自讨没趣。确切地说,我也不愿告诉别人,我找不到人陪我撑下来。幸好这样的时候过得很快,不管什么时候都在想,撑一下就过去了。

感谢青梅竹马同学,我知道有一个人一直都在等我,可以听我语无伦次地讲完电话。

感谢GeoWHY里的很多人。

.

一直说要写那次坐灰狗遇上的各种人事,再不写大概就要忘掉了吧。

32小时X992英里

5 thoughts on “All tomrrow’s partie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