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现在我才能明白活着对别人是多么重要的事情,这让我觉得自己很蠢。可能的话一定要把命分一半给别人,别人为自己不想要的东西拼命蠢透了!

蠢透了。

我并不明白为什么他到现在都没有放弃,他活得一点儿也不开心。要是我这样自怨自艾的人,大概早就不会去努力了吧。

我也愿意他跟我说退学的时候,会告诉我为了生命最后一点时光去看看大好河山游遍世界什么的;可是现实是兼职的钱已经跟不上他的药费了。于是他要去打三份工,这时候他的情人不知道已经跑了多久。

我一点都不明白在死亡的面前我哭的那些都有什么好伤心的,我觉得难过的时候只是很想抱一下他,但是他没有当面告别就走了。

Luke, 19岁。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经济课,他和我一样脑子不太正常,他热爱新宿热爱里原宿虽然他不懂日文可是打扮的总像新宿街头少年他告诉别人他热爱日本因为那是他心目中的自由圣地,他出生在贫民窟父亲不详母亲跟人跑了他是个同性恋所以小时候被欺负,长大了他拿了奖学金去念书他开始有机会去征服这个宇宙了,这个少年。他打很多个耳洞鼻子很好看分明有那么多人等着他去泡,他还想去教艺术史这样就可以去勾搭学校里最帅的那个艺术史教授因为他们看起来很配很配很配。

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一个月前,打招呼问你好,我也好,我脚摔了,哦我真抱歉,我真抱歉。

Luke一直有个习惯,如果不是恋人的话他就不会跟别人打电话只会发短信。他说打电话是情侣做的事呀。

最后一通语音留言里他说,你好夏今天第一次听到你的语音信箱,录音的声音好凶啊跟你平常讲话真不像。我想快死了所以一切都没太所谓了,请叫每个人给我打电话吧,请跟我说说话。

我拿着电话奔出宿舍,大家都在party, party, party, 多功能厅里灯球打着彩光Frat的头儿们在跳脱衣舞,没什么人在意台上少了一个人很久了。Mitchell问怎么了我说Luke可能还有半年不到了,他说哦我真抱歉我真抱歉。

抱歉你个头,抱歉你个头啊。

抱歉你全家的头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