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这是篇无营养八卦文。

想搭讪的人没有熟起来,没搭讪莫名其妙熟起来的例子就好比摄影教授。我试图不要那么得意的说他觉得我有天赋,但是没有必要掩饰自己的高兴吧,从年初开始跟自己说坦白、坦白地面对自己,于是逐渐排除了吐槽和自贬的恶习。对于自己努力的得来的东西我应该觉得高兴吧。

Twin入选了年度学生艺术作品展,也就是上篇blog里放出的那张。关于主题的左右互搏的解释,其实我是个非常害羞交朋友的人也不太信任别人而且十分精英主义的人(虽然本人是个废到底废柴<=这不是自贬,但说起来我对于交朋友的别扭程度要超过大多数人想象)。大多时候和我对话的都是自己,和我一起长大我创造的另一个自己。这两个相像而扮演角色完全不同的像和镜像构成了这张照片,主题其实是孤独,永恒的孤独。

(得意地再放一次照片)
IMG

模特是最好的朋友米国美女,过几天会在flickr上传她同一个姿势脸更好看的一张,可惜因为是我主导的主题和拍摄所以没法传递她的气质,所以五官看起来就是普通的美女。

—————————————————————————————–

作为入选的庆祝D教授请我喝酒,大家都明白十八岁学生对于禁酒令的怨念。因为条件限制活动就在教授家展开,从美啤到英啤到德啤再到玛格丽特,我和Dave和同名Dave的D教授都喝的差不多了。D教授又拎着我的领子问了一次你为什么不学摄影呢?

同样句式的问题我问过自己很多次,也问过青梅竹马同学很多次。作为一个比我理智的多的人,青梅竹马君在专业上犹豫了一会儿就不再纠结了。为什么我不学摄影呢,我没办法跟教授说答案就是摄影师平均3万不到的年薪。作为米国中上产出生,硕士毕业就成功找到大学教职的D教授没法体会到背负期待和经济压力的痛苦,更认为追求梦想才是唯一合理的途径。

可是我没法说清楚,我并不觉得自己具有天赋,我也不觉得自己有勇气。我既不愿意未来的生活一成不变,又无法面对改变带来的风险和将爱好当作职业的压力。

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让我认识到自己和这个社会的格格不入和相似。我们都戴着镣铐跳舞,只是看起来自由。

在白日梦和现实之间挣扎,就是在半梦半醒的时候努力抓住一支笔写作业。这点boss早就告诉我了,只不过精英主义和米国梦作祟,痛苦翻了几倍。

这就是从kid变成kidult的痛苦,我明白我是不可能成为一个超人了,我也知道就算我二十岁了也不可能看到巴尔坦星人,白日梦结束了

—————————————————————————————–

.

我不知道怎么交朋友。

我不知道怎么交朋友不知道怎么交朋友不知道怎么交朋友。

其实我已经会搭讪了。这总算是个进步吧

.

青梅竹马同学有了女喷油!我大概是有种孩子养大了终于嫁人(?!)的辛酸感。侄子就快上中学了,很想让他上我们中学,但是一想到……一想到初一的时候同学们谈恋爱就觉得毛骨悚然。

侄子的女喷油,侄子的女喷油,侄子的女喷油——

温柔美丽的研究生姐姐敲了敲我的头,要淡定啊。

———————————————————————

.

我觉得平凡没什么不好对吧对吧,只是一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死还是觉得很可惜。同校的一个女生前几天车祸去世,她临死前会遗憾什么呢?

我最多活到100岁吧,已经要走到1/5了,因为生命也不剩下多少所以不应该留下遗憾吗?

不是这样的,因为这只是外部效益。所以我还会平凡地生活着,偶尔在梦里见到如果自己真的做了xxx,或者xxx,或者xxx吧

你可以笑我是个懦弱的人,因为鼓励我去追逐梦想并不算在你的边际成本。

因为我没有从清水舞台上跳下去的勇气。

4 thoughts on “清水の舞台から飞び下りる

  1. 首先呢,不管你最好选择什么作为专业,我都想说,看你拍摄的照片真的是一种享受。你在这上面确实是有普通人没有的敏感和天分啊。
    其次呢,搭讪的话,我有此跟一个老外帅哥在火车上面对面20个小时,愣是一句话没说。。。

    [Reply]

  2. 人生真是复杂又难解的一道数学题啊。

    不过讲摄影,敏感细腻的人,对周遭事物和人的变化都会有敏锐的感觉,不过阿帕真的太犀利了,很喜欢你片子里透出的灵动的感觉。

    再PS:不敢想复杂、宏大、深邃、难解的命题,不然总是沉到湖底出不来啊。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