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ne day on the street

.

那天是下完大雪刚放晴的一天,我决定去散步。大卫同学和我一样,喜欢乘地铁到随便哪一站,然后跳下车往回走。

那天我一直坐到了河岸东边,然后穿过桥回到河岸西边。地上的雪积得很厚,阳光灿烂却也没有半点要化的迹象。因为色温的差异,这样强烈的光线和反射出的艳丽色彩总有种超现实感。

我看到她的时候愣了很久。如果不是有摄影作业,我大概是永远不会拍这一张的。就像很多拍了却不想冲出来的照片一样。走到二三十步远的时候,我仍然以为她是位少女——身形娇小,帽子和手帕挡住了脸,因为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在阳光灿烂的大街上就哭了起来。

可是她捏紧手帕,露出了白花花的头发,和脸上一褶一褶的皱纹。然后捂住脸,她又哭了起来。

我一直觉得哭是这么私人的事,所以冲洗出来的一瞬间有很重的负罪感。尽管拍的时候我也犹豫了好久,磨磨蹭蹭将镜头对准相反的方向,估好焦距之后回过身按了快门就跑。

就像那天拍的那条街上别的吃饭、发呆、或者经过的人的照片一样,就像所有以前被遗弃在文件夹里的胶卷。因为这些照片的私人情感太重,所以它们从来也没有被冲出来的机会。然而交上去的十页相版被画了很多白圈。下课的时候被Dave留堂,“为什么不把照片冲出来?”

这大概是为什么我喜欢经过交流的肖像照,经过别人允许再窥探其生活,就多了些名正言顺少了些惶恐。.

————————————————————————————————-

.

大卫君有一顶诗人帽,当他觉得发型不好看的时候总会戴上。

有个人一起在沙发上看日语配音英语字幕的银河铁道999也很好,有个人在暗房一起计时工作也很好,有个人在装片时和你拿了同一把剪刀。蛮好

.

最近反复梦到以前的事情,两三年前的两三年。才发现我已经离那段时间很远,所以看回去的时候总觉得不可思议。我好像,好像完全脱离了那段时间,在我完全没有知觉的情况下。

这是好的。我以前是那么,那么,那么好的一个人呐。

.

2 thoughts on “大卫君的诗人帽

  1. “我以前是那么,那么,那么好的一个人呐。”
    一直都是阿 只是以前好人做好事 现在好人无所事事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