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去参加Baby Shower,主角是米国美女的姐姐。还有一周小家伙就要出世,是个女孩,桌上摆着小糕饼拼成的句子:

Sugar, spice and all nice things.   小姑娘们就都是这些美好的东西做成的呀。

客厅旁边的早餐室很美很美,心形气球很美,孕妇很美,积雪的泳池和沙滩椅很美。气泡酒嘟嘟的涨起来,就想到了吟酿。

吟酿呀,回来的时候大概就又可以喝上了吧。

——————-

.

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会停止以从来没想过开头。

不过大卫君站到旁边的那天,也用了”I never imagined that…”开头。他用佳能,租了24-70的镜头来上课,光圈开到2.8真美。

“这个读尼康啊,不是乃康。你们这些美国人……” 于是大家都笑了,你们这些米国人。Macaroni呀,Michelangelo呀,你们什么时候发音准过了

其实大卫长得很像谁,可是我又说不出来。

如果明年我们还在一起的话,就养一只猫吧。

即使不在一起,也要养一只猫。

——————-

.

每次想说自己的中学时都觉得无从说起,每次也只能回忆起片段和画面。

进校军训时,郭同学坐在了陈同学旁边。初二时,史维宁在办公室跟我说你只是clever,不是smart。初三时,在陈景和的注视下落荒而逃。

关于学校的回忆,最多的在高二,最美好的在初三。

最美好的大概还是高二。借了音乐教室作为摄影社的活动场地,每星期都逃了数学小考放电影。那天放的是坏血,朱丽叶比诺什。

——————-

.

那么就养只猫吧,不在一起也是好的。那么等到回来的时候喝吟酿好了,还有百利甜

那么等到有扫描仪的时候再给你看照片。因为懒惰,已经不拍数码和彩色胶卷了。

那么,是缅甸猫还是苏格兰折耳呢?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