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一段最稳定平静的生活,每天只是上课读书看电影。周一、三、五的早上去窗子咖啡馆拿一杯热巧克力,礼拜二、四太阳起来后步行去吃草莓巴菲或者克丽饼配燕麦片。我的生活只需要满足食欲便一切都好。

学习变回了最原始的惯性,没有别的事情做的时候只有读教科书或者做练习才能踏实下来。为了打发开学的空闲,开始专门整理凌乱夹杂各种涂鸦的笔记,又因为还有空闲不学习就不够安心,所以开始录入所有笔记。太闲了就会穷折腾。

去年觉得很绝望的社交,在排除了不稳定的因素之后意外觉得很有趣。因为某次意外收获的周末固定三人聚会有种微妙的平衡,吐槽只要对恰当的时间地点人物效果总是恰到好处,如此说来只是以前自己希望亲近的人不是同一物种而已。遇见的这两位神奇的同学因为在奇怪的地方互补着,所以彼此都觉得起到了治愈的效果。以后的周末聚会还会继续吧,看电影吃饭自习什么的,原来不是一个人会觉得很好。

乱翻摄影史的时候看到的当初的记录片时代,单纯拍摄用眼睛看到的美景、不经过思考的布局只是纯粹记录,摄影师本人对此毫无贡献。关于主题的问题还一直在犹豫。上学期的大部分是风景,基本上确定这学期自己的主线是做某种情绪。最近密集翻看摄影集的结果是受到的风格影响比以前都要大,有好有坏。这么说来还是要赶快买快门线了。开膛手杰克的夸张情绪应该会占一定比例,另外打算乱入某些兄弟会派对,乘大家high了乱拍,但很明显墨西哥小伙儿忘了告诉我昨晚的gay party了。

跟青梅竹马打电话的时候因为莫名其妙的事情两个人都哭了很久。寒假回国让人羡慕,但是明显他社交脱节了,以至于整个假期都抑郁在家。放假时间微妙地错开,我们大概明年也见不了面。分明我们离得这么、这么近呀,我们一直离的比谁都近。我经常觉得某同学大概早就忘掉我了,但其实中国移动都还没有停我的机。

不过这些无关的情绪应该都被排除掉了,直到意大利男和我坐在窗户咖啡馆喝热巧克力。玻璃外面的灯光打在窗边一排桌子上,空气里是奶油和南瓜的香味。意大利男激动的比划着手势,不时被迫停顿下来,磕磕巴巴地想要说服自己没有被过去的朋友遗忘,想要说他也已经融入了这个社会。他还是在最后一口巴菲前停了下来。我突然回想起第一次看飞走飞走,大角快跑和刹那公子的时间里,又回到在图书馆翻卡老、加老、三岛君的日子中。在无数个把书放在膝盖上的日子里,我孤独但是从来没有觉得这么孤独。抛掉去年那些不切实际的让别人拯救我的想法,今年终于拽着自己的拇指浮出水面。只要有巴菲,或者克丽饼,不用说话我大概也能活得很好吧。

新年过去一个半月之后,还是不要恋爱,继续单身并暧昧就好。

2 thoughts on “飞走飞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