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有机会——回头看,我一定会明白我处在怎样一个时期——花了整晚的时间看自己拍过的所有照片,当然有很多在来回拷贝中不知去向。

其实我只是香槟混红酒混啤酒喝多了——

是这样的,我一直这么定义我自己——吃喝玩乐一无所成——除了学业。当然因为我年轻,我一直觉得这没什么关系。小时候我属于周末被接去上各种课外班的类型,钢琴绘画舞蹈blablabla,我能理解在我的小学中,不持有上述才能中的一种是十分抬不起头来的。所以即使叛逆期过了,若干年没有练习我也能弹土耳其进行曲,仍然会打标准的明暗,还可以当场劈叉下腰打击一下瑜伽班的大妈们。不过这些算什么呢?在我的生活当中,难道不是一直有全国绘画一二等奖,钢琴小提琴长笛十级,身娇体柔易推倒的美女吗。当年我吃冰激凌的时候,偶然认识的日语班姐姐原来是某市人才库备号了,小学的同桌全奖去耶鲁了,阶梯教室一起打扑克被抓的学长后来拿了G Code Jam世界第二。
好吧,绝望的不仅是你生活在一个天才的世界,更绝望的是你生活在一个天才不太努力,你不太天才却也不太努力的世界。我承认,这是我的错,60% effort doesn’t work out here, and I wanted to work out this.
其实我偏题了,一说到身边太多天才的害处我就很悲愤。
其实还有个天才没有出名,不过我已经收藏了他的签名。

我是说,即使尝试过这么多事,我也没想过把自己彻底扔进什么里面。是的我学了这么多东西其实什么也不为,当初用来升学考试加分被夸奖不被骂,现在用来业余打发时间聊天不冷场。我既不觉得这些让我领略了多么奇妙的美,也不觉得这些对我的生活有多大益处。没有一样东西会让你情不自禁的投入是一件非常非常悲哀的事。
我还是换话题吧。

闲话寒假作业,说什么大家都不要较真
花了半个寒假做寒假作业,还剩下半个寒假继续做。
从七月到十二月,和D90的3400张照片让我明白使相机慢慢成为自己的一部分是多么重要的事。即使算上七月那次失败ISO的100多张,我的废片率也被控制到6%以下,也许是用过胶片的关系对快门格外珍惜。作为非艺术专业又不太出门的学生,每个月将近600张的拍片量不算小,意外的是相机从拿到手的那一天没有离开过手动档
下学期课程需要的材料在逐渐地买,我在用Silver Effect的时候就对Ilford的几种胶卷很好奇,从材料单来看教授是个彻底的粗颗粒胶片爱好者,意味着说不定还有机会拍银盐。另外请推荐显影罐,卷片废柴举手。
十二月拿到了从小陪着长大的相机,Nikon F601QD。小时候玩的就是这台和海鸥。大部分是为了课程准备,小部分是准备在跌过跤的胶片里再爬起来。我当然是记得当年拍的第一卷的,9/24的出片率。
当然还有要说的是人像。我格外喜欢某个家庭系列。对于一个拍照的人来说,怎样使一种私人的情感自然的暴露在镜头下。要建立怎样的友谊,才能允许他们既亲密到把情感暴露于镜头下,又被凌驾于之上,被观察洞悉,概括和了解。掌握分寸好难。
人像对于风景来说不同的是,人像很难碰运气。我看到过瞬间而成的人像,但是大部分都需要经过长时间的布景,选光,长时间但不过长的交谈和了解,建立信任。
这就是为什么我很讨厌所谓的战争系列和贫穷系列。在所有照片中我最讨厌的是两类:
1. 以器材取胜的。比如某新东方英语男教师很喜欢他的G35头,没错拍出来很好看,我也买不起。
2. 以猎奇取胜。

我发牢骚是因为被逼看了一组又一组无聊的片,跟那些有意识交流、构图不同的拙劣模仿

衣衫佝偻的男孩、满含希望的眼睛、漫天炮火遍地尸体、穷苦乡村。每年这样的照片都有很多打,很多人也都看到视觉疲劳了。作为艺术的摄影和新闻摄影其实差别很大。新闻摄影注重传递信息,在瞬间获得理想的情感波动。不过很多有声望的摄影师的知名系列,几乎都缺乏这种猎奇元素。即使有,也很少将关注点放在场景上。关于这种取景的艺术,在长时间将焦点集中在美之后,会更加关注美和活物发生的联系,情感的交互在所显现的作用。在可悲地只能记录下别人的,自然的创造之后,我更加倾向于在镜头中暴露眼睛看不到的。只有这样才能摆脱摄影师的局限——创造美,而不只是发现美。
之所以说某些灾区照片轻率,是因为他们的拍摄对象,及拍摄他们的人,显然在模仿以及被模仿某些著名照片。拍这些照片的人其实在寻找特定的眼神,特定的构图。于是呈现的照片不过是一样又一样的翻版。拍这些照片的人忽略了作为个体的被拍对象,并无法做到独立这个人于另外一个。两个家庭的不同,两个学校的不同,两个孩子、两群人的不同。翻到朋友的照片,你认为最好的那张一般不会是艺术照,一般简单地呈现了其放松的状态和区别于他人的一些特质。不经过一定时间的了解,不经过准备地拍人物照是轻率而愚蠢的。我但愿这辈子再也不要见到战场、灾区儿童相同的眼神,请多一点准备多一点脑子多尊重一些你的照片。

发泄完毕,我真的很讨厌大部分灾区照片。

我要回正题。去年是我觉得真正在很大意义上改变我的一年。首先我有了第一份和第二份正式工作,第二我换了一个国家生活离开了所有认识的人,第三我正式进入人生最后一段学生时期。从别的方面,我比较正式的描绘出了我乐意的未来的生活,并有了坚持较长时间的爱好,还有了相对成功的人际关系。

作为一个kidult,我觉得自己很大,这些都很不容易。我一直比我身边的天才们心智成熟的晚的多,所以在别人都在跑的时候我还在散步,别人都飞的时候我才在跑。不过只要最后能飞起来也不用管那么多,我没想过要成为人参赢家/成功人士/大款,好吧其实我想过不过太遥远了,不过在迷茫家里蹲了很久之后第一次有清晰的未来方向很让人欣喜。好像是,在这么久的无聊游戏中终于有些能挑战智力的了。

去年说好了一年不读书,所以09年囤了100多本纸书,还有费同学考给的140G电子书。之前的生活被阅读充满,抽掉之后反而多了很多思考自己的时间,现在基本思考完了,顺便还结束掉一段暗恋。

10年是阅读年,宿舍的书已经快放不下了,每次打开硬盘也有冲动放下手中的论文立即开始阅读。作为一个商科和法学学生,我觉得再不阅读我就完蛋了跟不上世界了。下次去草坪睡觉的时候抽一本宿舍的书吧。

当然,作为活在天才们的周边的人,我还要坚持偶尔弹一下猎歌,偶尔去画一下石膏男模性感的嘴唇,偶尔劈叉打击一下米国小美女,才能心安理得地吃喝玩乐,不被周围的花花世界打倒。

就算我是后来才被装瓶。

新年快乐,活下来你就赢了

M同学

3 thoughts on “晚装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