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12个小时就是最后一门考试。我还记得刚下飞机的那个晚上,芝加哥机场暴风雨,然后风吹云散。火焰红色的太阳就在伸手可以摸到的地方,周围的云朵染上橘色,橘色。

第二个凌晨我梦游一样走完了整个校园周边,全然不知这里是犯罪里最高的区域。坐在停车场的草坪上看了5个凌晨的日出。有种变化在慢慢发生,虽然我也说不上来是什么。半年来看过很多人哭,哭过很多次,听了很多人的很多很多故事也懒得写下来。遇到很多感兴趣的人也没有接触,遇到很多讨厌的人也没有使劲摆脱。

我仍然记得我怀着寻找目标而来的目的,虽然我见到了很多混混沌沌为了过日子而过下去的,见到很多因为寂寞而互相结伴的人。除了教科书和论文用的材料外这学期几乎什么也没读,什么也没看。大把的时间用在趟在草坪上晒太阳和坐在电台的地上听CD,还希望不要一时间软弱就输给了别的什么。

我没有想过这条路最后是怎么样的,如果没有别的岔路其实会变成一开始就预想好的那种生活,我更乐意的生活。

L同学,还有D同学,快要过年啦,我又见不到你们了。D同学还有几天就要回国了,要帮我吃馄饨和虾饺啊。你们会碰面吧,会吧。我嫉妒了很久了。还有一年半,我真想早点见到你们,我已经想好要给你带什么礼物啦。不过,这看起来好远,好远,好远,好远啊。一年半的时间,我要怎么撑过来呢,你有了新朋友会忘掉我的吧。

怎么办呀怎么办呀怎么办呀怎么办呀,我找不到比喜欢你更喜欢的人了呀。上帝保佑我能找到吧。

DSC_3</p

开膛手杰克送来了好吃的巧克力,白薄荷和太妃的。真想分给你一丁点

2 thoughts on “白薄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