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剩最后一门考试了。走廊里贴着告示,12.15日下午8点之前搬出宿舍。一学期就这么晃了过去。

花了很多时间坐在电台的活动室里,每张碟上都有不同人的手批,从1到z一张一张看过来。我曾经喜欢过那么多乐队,现在又放弃了多少

晚上去体育馆遇到比利时男,大家都很有默契地不提他要离开的事情。还有5天。Beth也要转学,以后吃饭的桌上就少了几个人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在上海,当我突然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兴奋地大叫,原来我回来了。那样就可以继续去学校旁边吃麻辣烫了吧。然后我就做别的梦去了。

我没有立场说你们变化太大,只是我改变地太慢而已

One thought on “On ai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