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是这样的嘛,” 英语教授摸摸后脑勺,“因为今天天气很好,我们就早点下课吧。”

班上的人哗啦啦都散得差不多了,只剩几个问修辞语境的。我还和教授约了办公时间,于是一边看落地窗外的草地一边慢慢收拾东西。教授也才刚毕业不久,眼睛是我看过的第二好看的。第一好看的是Gamestop那位穿环的帅哥同学。为了不要浪费钱买游戏碟,我已经很久没有去围观那位同学了嘛。

因为天气太好,所以心情也很好,于是又吃了个越橘酒心巧克力。越橘这样好吃的果子不应该有一个叫做越橘的名字,害我当年看米老鼠的时候觉得越橘酱是种多么难吃的东西。

是这样的,当我不认识什么人的时候,就喜欢无端推测他们的故事,而这样的乐趣当接近之后就丧失了。比如数学少年是某玩乐兄弟会成员,某个派对上醉的一塌糊涂。

不过这跟养不熟没有关系,某同学,我真的养不熟啊。还是等到春天吃草莓吧。

永远的草莓地。

DSC_1685e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