尝试所有方法,交往所有喜欢不喜欢的人类,各种奇怪的饮料和活动

去滑冰没有两年前摔得那样惨,彩弹战弄了满身的颜料和泥水。又一次坐在炉火边的沙发里,黑色的猎犬和棕白的拉布拉多趴在身边,这时候你也会什么也不想说。

我不想这样离你越来越远,只不过skype上的那个通话键总是按不下去而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