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二的时候在秋明里遇上杨海崧。那时候pk14只在华东一带小有名气,跟摩登签了约不久。摩登天空也正艰难跋涉着从野路子转为正规军的道路。

那天下课之后一路和孔飙着自行车去南师。不记得那时候有没有吴家生煎了,不过那个大麦当劳的牌子总归还是竖着的。那带还有卖很不出名的糖葫芦,糖精色素水的那种。那时候我还是个从来不吃零食的小朋友。我从四海边上那一堆打口擦过,小武搬张凳子坐在店门口晒太阳。昨天才知道武敏的老婆怀孕了,武敏说要发喜蛋,但是总归吃不到。秋明卖碟子很乱,里面有间小房间是刚进来没理的货。我穿着校服就晃了进去,老板也认得这套校服,斜了眼说,“哟,你们XX学生老往我们这儿跑。”好像高二时候的万王或者什么。杨海崧从房间里走出来,那时候只觉得是个戴着大黑框的怪人。

其实我不怎么想念吴家面馆的生煎,吴江路的小杨生煎要好吃的多。但是他们做的青菜咸肉炒饭不错。还有旁边的老母鸡汤面,几乎是我两个月来每天固定的午饭,因为老板不吃饺子/很挑炒饭,还必须要跟跟班一起吃饭。我的最后半年都晃在南师和南大周边。

有时候人真是奇妙。当年孔的那些,现在看起来全是小孩子胡闹似的,无可厚非。大概是不处在特定处境下还是无法体会到那样的压力吧,我竟然还有些惋惜和这样一个十分……的人断了联系。我记得伊给我写过很多很多封信,说她新近喜欢上的男生,离开不舍和感谢什么。她出去之后也还给我打过电话,大概就是前几个月的事。

唔,我很想念红茶醍醐酥。

P.S. Link  http://www.tenfu.com/product/viewProduct.asp?Productid=565

L同学,你记得帮我多吃一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