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对着房间的镜子里的时候,是这么练习的。

“你好,”

“你好吗,”

“今天有体育课吗?”

或者是,“有很久没有见到你了吧?”

电话捏在手心里,她还看着拨号盘上的便条纸。“不要打电话!”,上面是这么说的。

好像是某一天睡醒的一个决定,觉得于是这样也不错吧。

因为你肯定会走过来的,你走过来的话我就走过去好了。当时应该是这么想的。

不过,到底是在考验什么呢。大概是这样吧,重不重要,无不无所谓这些。最后慢慢变成了自尊啊什么的。也许还有什么别的复杂的原因,不过因为时间太久,所以也无法看清楚了。

两年了吧,一年前我说过要给个答案的。于是这就是了吗?

我们大概都会找到比对方更重要的人的,到时候这些奇怪的事情看上去都会怎样无所谓呢?

.

One thought on “答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