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我都有那么多话想说,在打电话的长长空白里。每每我总是要和别人抱怨功课繁忙生活孤独,对着你却什么也说不出。在说不出话的那些长长的停顿中,我想不如就挂了电话吧。可是还有那么多没说呢。

         我经常出门看黄昏或者日出,因为他们很美,或者因为那时我正好走在去图书馆/回宿舍的路上。我和一个德国女生说我想家乡的朋友了,她的眼泪就静静地淌了下来。那是半夜,我们坐在冰块机旁边的桌子上,窗户外面也有很像水杉的树。我问一个美国女生她会不会想念在几个省之外的男友,她顿了好久才回答我。我们坐在泳池旁边,啃着酸酸的柠檬,旁边的好人Michael在卡拉OK。

         大家都跟我说,hey everything will be fine. 历史老师说,没事的你能写完那篇paper的。law教授说,没事的你能看完那篇案例的。数学老师说,没事的你能借到一个图形计算器的。扛着地毯从车站往回走的时候,阳光很好很烈,于是惊觉自己就算用了防晒霜还是被晒黑了许多。

         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这么……有能量呢?我是说,比如好人Michael。他的身高在米国人当中,算是十分的矮。不过是个朝气蓬勃的小青年,大概类似于吃饱了没事干挨街撕小广告的那种?这么热闹,这么好玩的人。他仿佛永远也不会被困扰,就算是被甩了,被fail,被打劫。也许他只会为心爱的棒球队难过一会儿会儿,然而高挑长腿的美女从窗前经过的时候,他又会立马高兴起来了。这是叫没心没肺是吧。

         我说不出来,是哪些混杂的感情,让我突然觉得每时每刻都有点想哭。不过至今为止我都没有哭出来,那就代表everything is fine.
         我也愿意找一个美女,和我一起午睡在宿舍二楼小教堂的长椅上。

7 thoughts on “嘿,你看

  1. 哎呀哎呀,没看见Email后面跟着的required。
    真悲剧啊。

    要说什么好呢。那天尝试给你写邮件半天没写出字来。
    感觉就是好奇怪呀,大概我们已经习惯不说那些最最难过的事情了。
    听着人的安慰会受不了,真是奇怪的人种啊。

    我最近经常路过青岛路,颐和路,江苏路。
    跳下车走一段再跳上去。父亲说给你弄个年检学生票就一直用着吧。
    我很高兴,莫名其妙的。
    那边还是很好看的呀。虽然我喜欢它的秋天。
    可能要到很久很久很久以后才能见到的它的秋天,或者就再也见不到了吧。

    去看部好电影,好好的用力的哭下,找点能量,收拾一下。
    微酸情绪可是反复浸泡了“老娘”七个月啊。
    大概我们都停下太久了。

    干巴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