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长途巴士上听的是1004,恰空。即使很久没弹钢琴指甲也总是剪得很短很钝,现在又重新开始弹了。
    每天先是一小时的哈农,连续的琶音有种爽快的果断,手指也变得灵活。棋子敲击棋盘的钝响,哗啦的书页,瞌睡的下午和温暖的、苍绿色的被子。还有皮筋。

    每天都去东大跑步,吃饭。隔着栏杆有开的很好看的花。

                                  

                                

    照毕业照的那天下午,戴棒球帽的大叔一直挥手说,快排队啊,太阳下山就照不了了。

    现在也没有看到照片,拿到照片也看不见脸吧。

                          

 

                           

    因为是夏天了,所以梧桐和水杉都绿的很好看。可是这种绿镜头也拍不出来,也描述不出。只能说,就是那种透着光的绿呀。

                            

 

                          

 

                              

    拍完毕业照的下午,无敌的小白同学又很欢乐地摆了许多POSE,于是在校门口被围观了。

    他是个好人呀。

                 

                     

    还有一百天就要走了,所以想和你们说。爱与梦想什么的,请等我回来呀。

    不就是一年嘛。

      

    巴赫很好听,弹巴赫弹到手疼。我喜欢他,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

2 thoughts on “<<砂时计的一百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