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早以前看的天鹅,羽毛透出来的粉红色镜头拍不到,后期也修不出。

 

 

 

 

 

 

 

 

 

 

 

 

 

 

     小时候看的孔雀,坐在象鼻子上荡秋千,攥着一瓶雪碧被蜜蜂追着跑。

     真困呀。

 

 

 

     有时候就想这样埋着头。什么也不理。

     体检的时候遇到了很多很多人,好多好久没见的。把头发染成了古怪的枯草色或者是打起了小卷,穿成了OL或者依然是棉毛裤露出裤脚的样子。很多人我都不记得名字。没带相机也不想拍那么多照片。

     才有人提,又快到毕业的季节了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